血战地精营

“很多事情本可以避免,但为什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?”

德鲁伊伸出手,想要触达躺在旁边的牧师,然而已经太迟了,牧师眼里早已没有了光,随着地精一记重击,德鲁伊伸出的手也永远放下了。

–2小时前–

最后一个敌人冲了上来,就在快要能攻击到队友的位置,法师一记雷鸣波,对敌人并不致命,但对他脚下的木板桥却是毁灭性的。随着敌人坠入幽暗的深渊,战斗结束了。

一行人转身准备走出阴暗的地精地下城,德鲁伊对邪术士发起牢:召唤魔宠实在太碍事了,看见敌人不假思索就一顿吼叫,战斗的主动权拱手让人,我亲自变的猫就没这些麻烦,悄无声息深入敌后,不惊动一草一木就完成了探索调查。

照理说战斗已经结束,可以直接传送回林地和居民们共享胜利的喜悦,但是德鲁伊突然想起来营地里还有一只幼年枭兽被地精围困,差不多该去解救一下了,估计外面那些地精还不知道他们守卫的地下城已经被一扫而空,还在醉酒中继续胡闹。于是大家传送到了地精营地的传送点。

和往常一样,在一阵魔法音效后,众人来到了地精营地,可能是传送的副作用,可能是突然从室内来到室外,众人的视觉还需适应一下才能看清,两眼还在抹黑,但耳朵已经正常运转,地精营地里嘈杂喧闹的声音陆续传来,气氛欢乐祥和……突然,平淡的噪声中穿出一声刺耳的吼叫。

该死的猫!这下所有地精都清醒了过来,站在人群中间传送阵的四人一猫成为了最碍眼的焦点。战鼓连篇,整个地精营地的战斗力都开始朝这边聚集过来,开始战斗!

面对突然而来的危机,大家虽然很震惊,但是并没有惊慌,开始冷静思考:敌人数量众多,并且即将形成包围,此地不宜久留,三十六计走为上,立即制定逃跑路线。

传送阵在营地的东北方位,离东边河岸很近,只要绕开面前的敌人,爬上城墙就能顺河岸峡谷逃出生天。无人恋战,大家都以最快的速度向城墙的爬梯转移,但是敌人也在迅速逼近,虽然地精并不清楚四人的战略路线,但地精数量实在太多,自然形成的包围圈很快就阻断了逃跑的路线,甚至看门的大家伙也迈着沉重的步伐靠近。

危难当头,德鲁伊变身狼形态,通过咆哮一鼓作气,让大家行动更为迅捷,同时狼巨大的身躯也能形成一定的阻挡,牧师转身给德鲁伊施加庇护的祝福,只要德鲁伊不出手攻击,地精就无法伤她分毫。其他人则趁机迅速绕过敌人,朝爬梯靠近。

邪术士最先抵达了爬梯,但是还没来得及攀爬,就被周围冒出来的地精包围了上来,法师试图控制看门巨兽,减缓压力的到来,但是那东西竟然不是人型生物,法术毫无作用!

在混乱中,牧师第一个成功通过爬梯登上城墙,牧师没有第一时间逃跑,而是转身站在城墙上希望能给其他队友提供支援,然而谁也想不到,正是这个念头让她向死亡靠近了一步。就在牧师身后,一个地精紧随而上也登上了城墙,还没等牧师反应过来,地精一脚猛踹,牧师摔下了城墙,虽然没受致命伤,但是要重新爬上城墙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情况紧急,但是其他人必须抓紧继续爬上城墙,只有占据制高点保存自己,才有可能去救其他人,邪术士先上去了,反手一击把地精也给踹了下去,法师和德鲁伊也先后赶来登顶。

大家一起向安全位置转移,同时边走边对城墙下的地精发起反击,但是由于刚刚经历完一场大战,大家的法术位都消耗殆尽,只有能使用最基础的戏法,或者直接用弓箭射击,同时地精实在太多了,包围圈一层又一层,几乎达到水泄不通的程度,没有强大的范围法术施压,这点反击可谓杯水车薪。

通往城墙爬梯的路被彻底围死,牧师已经不可能再爬上去了,幸好牧师摔倒的地方是城墙破裂的开口出,这里还有一条路可以出去,只要动作快,在地精追上来之前跑出去,还有机会逃脱。

为了给牧师争取逃脱的空间,法师一记猪油术,让追赶牧师的地精全部脚滑摔倒,牧师抓紧这个机会,试图强行逃出地精的包围,然而过于焦急的草率行为给了地精机会,周围的地精接连出刀,受到一系列连击的牧师应声而倒,这下麻烦了!

在这生死一念之间的时刻,和牧师感情最深的德鲁伊做出了重要的决定,回去救她!德鲁伊再次变身,这回是巨大的蜘蛛形态,蜘蛛具备垂直方向跳跃的能力,可以在城墙快速上下,同时蜘蛛能够突出大片蜘蛛丝,困住追赶上来的地精。

二话不说,巨大的蜘蛛从天而降,正好落在牧师身旁,尽管蜘蛛具备纵向跳跃的能力,过于巨大的落差还是让蜘蛛受到了一些坠落伤害,德鲁伊并不在乎这点伤害,只想尽快到达牧师身边。大片的蜘蛛丝喷涂而出,趁地精手忙脚乱,德鲁伊迅速扶起牧师,只要跑过一段危险的开阔平地,到达河边峡谷就能利用地形落差躲开追击的地精,然后借助德鲁伊的跳跃增强法术跳出这片险地。

希望就在眼前,但绝望却也紧随其后,更多的地精追赶了上来,向落在后面的牧师连发数箭,身体虚弱的牧师再次倒地,这次可能就再也起不来了。德鲁伊只能回头,愤怒的弓箭击穿了最先冲出来的地精,可是更多地精追了上来,地精法师和弓箭手接连出招,德鲁伊寡不敌众,终于也倒在了牧师身旁。

与此同时,法师和邪术士顺着城墙走到河流上游,顺着岩壁攀爬,如果走快点,还有希望脱离地精的追击,只要还有成员幸存,那么将来总有机会回去复活德鲁伊和牧师。逃生的念头压倒了一切,法师和邪术士一路奔逃,穿过峡谷上游的石桥,去到了对岸。

放倒了德鲁伊和牧师的地精迅速集结,一个接一个爬上城墙展开追击,终于,法师和邪术士被逼到了一个山口,这里的道路本应通往外面的城寨废墟,但是大量的碎石堵住了去路,可能只有德鲁伊的强化跳跃能够让众人脱出,这下变成了绝路。地精还在源源不断追上来,这可能就是最后一战了,两人相视一笑,有缘地狱再相见,但即便如此,也要先带走几个地精才解气!

用尽了所有法术,法师只能使用最基本的戏法:火焰球和寒霜箭,先用寒霜箭减缓地精的步伐,然后用火焰球尽可能的输出。邪术士也一样,要么用弓箭曲射,要么用魔能爆直接轰击。

两个人接连出招反击,倒下一个地精,更多地精又靠近了一点,直到地精也终于追上了石桥,一切发生了转机,石桥十分狭窄陡峭,追击的地精不得不放慢脚步逐个通过,而后方的地精法师与弓箭手,因为高低落差无法命中,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!

火焰球,魔能爆,火焰球,魔能爆……法师和邪术士近乎机械地重复着法术攻击,追上来的地精一个一个倒在石桥上,狭窄的石桥堆满了尸体,鲜血染红了整座桥,如果时间再长一点,恐怕这鲜血将顺桥而下,染红下面奔流不息的河流!

终于,没有地精再继续上来了,只剩下几个腿脚不便的家伙还在城墙下肆意地吼叫着:逮捕他们!

是时候吹响反击的号角了,法师和邪术士稳步前进,之前从哪里仓皇逃出来,现在就从哪里凶狠的杀回去!残留落单的地精根本不是对手,纷纷被轰杀,回到城墙顶,低头看去只剩下看门的巨兽还在挣扎,举起重石向城墙顶砸去。法师和邪术士分开站到城墙两端,来回交错轰击,巨兽终于还是倒下了,战场变得安静了许多。

随着复活卷轴闪烁的光芒,牧师和德鲁伊又重新站了起来,一切似乎都只不过是一场噩梦。

对了,枭兽幼崽呢?

一行人立即赶回地精营地中央区域,寻找枭兽的踪影,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个凶狠的熊地精,看来这家伙并不听命于地精,哪怕地精倾巢而出,他也依旧徘徊崽在营地里。刚刚复活的两人身体虚弱,险些被再次击倒,但是现在毫无畏惧,因为四人知道,无论遇到怎样的险境,只要队友还在,就没人会被落下。

打爆熊地精,开心回家去。


已发布

分类

作者: